凸轮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凸轮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亚投行博弈五大股东的阴谋和阳谋

发布时间:2020-02-21 18:16:02 阅读: 来源:凸轮分割器厂家

英国传奇首相丘吉尔说:“一个国家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57个国家并不都是中国的朋友,很多也曾是中国惺惺相惜的对手,他们为什么选择“握手言和”?在亚投行挂牌之日,我们将细数亚投行中的“西方列强”和各大股东,了解大国在亚投行博弈中的阴谋和阳谋。

亚投行前十大股东:中国、印度、俄罗斯、德国、韩国、澳大利亚、法国、印尼、巴西、英国

《隋书·音乐志》曰:每当正月,万国来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门外建国门内,绵亘八里,列戏为戏场。

鼎盛的隋唐时期已经过去了数百年,但在2015年6月29日,万国来朝的盛世再次上演。57个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来到北京出席亚投行签署仪式,50个国家代表上台签字。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了签署仪式并接见各位代表。

英国传奇首相丘吉尔说:一个国家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是英国的立国之本,放在亚投行中也同样适用。57个国家并不都是中国的朋友,很多也曾是中国惺惺相惜的对手,他们为什么选择握手言和?亚投行又有什么吸引他们不计前嫌的争相加入?

今天在亚投行签约之日,我们将细数亚投行中最有代表性的五大股东,了解世界大国在亚投行博弈中的阴谋和阳谋。

野心勃勃的印度:要行长、要副行长、还要亚洲分部

印度虽然只占亚投行所有国家GDP的4.3%,但印度以83亿的认缴资本稳居亚投行的第二大股东。

然而印度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之一,对亚投行的第二交椅并不满足,还在积极谋求亚投行行长、副行长和亚洲总部的落户。

据知情人士透露,印度对行长席位很期待,他们认为亚投行总部在北京,中国又是第一大股东,所以应该让出行长的位置。然而中国作为亚投行的筹备者和第一大股东,也不会把亚投行行长职位拱手相让。

虽然目前亚投行的行长人选还没有最后公布,但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为拉拢西方国家加入亚投行立下了汗马功劳,是当仁不让的热门人选。

人大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表示,金立群当选行长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否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目前还不能明确判断。因为有竞争者,比如印度就特别想要行长的位置。

知情人士透露,因为有57个意向成员国,所以中方提出设定一个行长、十个副行长的高管机制方案。印度作为亚投行的二把手,还是非常有望在十个副行长中谋得一席。

野心勃勃的印度不仅要行长、副行长的行政职位,还要亚洲分行。财政部今天公布的《亚投行协定》已经明确总部设在中国北京,但在其他分行设置上留了一定的空间,笼统的表示可在其他地方设立机构或办公室。

据接近财政部的人士透露,目前初步考虑在亚洲和欧洲各设立一个区域中心即亚投行分行(非洲因为只有埃及和南非两个国家加入创始成员国,不会设立分行;美洲只有巴西,也不会设立)。亚洲分行之争,主要在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之间展开。预计印度和印尼将继续游说中国,争取亚洲分行的落户。

勒紧裤腰带也要进亚投行的俄罗斯

谈到俄罗斯当了亚投行的三把手,很多人表示意料之中,毕竟俄罗斯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体之一,而且中俄两国近年来正处于如胶似膝的蜜月状态,两国高层频繁互访。此前还有媒体报道,俄罗斯和印度在争亚投行的二股东。

然而仔细研究就会发现,俄罗斯为加入亚投行可谓是机关算尽、节衣缩食。

俄罗斯虽身处远东,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欧洲国家。历史上,沙俄的皇室成员与欧洲各大皇室联姻,真正是流着相同血脉的一家人。近年来,俄罗斯依然是西方国家主导的八国集团(G8)的重要成员。

然而为了在亚投行占得先机,俄罗斯果断脱欧入亚,摇身一变,成了亚投行域内国家,打了一记漂亮的擦边球。亚投行的域内指亚太平洋地区国家,并不仅仅包括亚洲,远东和泛太平洋地区(澳大利亚)也可算在内。

以域内国加入亚投行可以得到很多实惠,最直接的好处在于域内国的出资比例达75%,而俄罗斯的GDP在亚太区名列前茅,自然可以谋得老三的位置。一旦被划入域外国,俄罗斯将面临英、法、德等经济强国的竞争,要一起瓜分区区25%出资额的小蛋糕。200多年前,当彼得大帝立志脱亚入欧,帮助沙俄走上强国之路时,肯定没想到数百年后,俄罗斯为了更优惠的权益又要打道回府,脱欧入亚。

俄罗斯要加入亚投行不仅要回到亚洲,还要缴纳足够的资本金。按照俄罗斯的GDP占比来算,要认缴65亿美元的资本金,《亚投行协定》规定初始认缴股本中实缴股本分5次缴清,每次缴纳20%。《协定》也提到目前个别国家未能足额认缴按照其GDP占比分配的法定股本。

《亚投行协定》中提到的个别国家包括俄罗斯,俄罗斯已经缴纳了8亿美元但还没有达到其资本金的五分之一(13亿美金),所以还没足额缴纳。

然而考虑到俄罗斯窘迫的经济状况,其囊中羞涩的情况完全可以理解。

由于乌克兰危机而遭到制裁的俄罗斯,其企业在境外市场的融资渠道也受到限制。投资额连续14个月下滑,严重打击了俄罗斯经济,把它逼到6年来第一次陷入经济衰退的边缘政府预计,2015年俄罗斯固定资本投资将缩水13.7%,净资本流出则可能达到1150亿美元。

欧盟最近再次延长对俄罗斯的制裁,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如此情况下,俄罗斯能够掏出最后一点家底,认缴了8亿美金的资本金,也算是为进亚投行勒紧裤腰带。

继续做欧洲老大的德国

德国是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在欧洲事务中是当仁不让的老大。如今的希腊危机中,强硬的德国更是紧紧把握住欧央行的钱袋子,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在亚投行中,德国继续当着欧洲大哥,是域外国家的第一大股东,也是整个亚投行的第四大股东。

欧洲大哥的地位让德国在各种场合并不吝于为亚投行美言几句。此前,德国对国际媒体称中国满足了西方要求,西方国家也有否决权。种种言论似乎表明,一向苛刻的德国这次给亚投行打了高分。

好处谁都不嫌多,德国虽然得到不少,但还在争取其他权益:比如亚投行董事会席位,比如欧洲总部落户。

德国官员表示:我们希望(亚投行)具有一个强有力的董事会,董事会应有权批准项目建设。他补充道:我相信,德国作最重要的欧洲经济体,应该在董事会中有所代表。

《亚投行协定》规定董事会共有12名董事,其中域内9名,域外3名。德国作为欧洲老大,在3个域外席位中占得一席或许不是难事。

相比董事会席位,争取欧洲总部的落户更有难度。目前,欧洲总部选址主要在英国伦敦和德国法兰克福中选择。英国作为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欧洲国家,与中国还有紧密的经贸往来,对中国投资的态度相比保守的德国也更为开放。德国与英国的选址之战,德国或许并没有多大赢面。当然在尘埃落定前,一切都只是猜测。即使最后没有落户法兰克福,德国在亚投行博弈中也算是一大赢家。

叛友投敌、先发制人的英国

在英国宣布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AIIB)的3月12日,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布·卢(59岁)扑向电话,喋喋不休地说了30分钟——自去年秋季起,中国的方案什么地方发生了哪些改变?这种背信弃义难以容忍!

电话的另一头是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43岁)。我们仍然决定参加。将从内部监督中国的行动,奥斯本态度冷淡地拒绝了纠缠不休的雅各布•卢。

英国加入亚投行几乎可以拍成一部好莱坞大片:背叛美国盟友,为占得先机与卢森堡玩起心理战,为欧洲总部地址与德国勾心斗角。英国加盟亚投行的大片不仅情节精彩,更拉开了亚投行巨大成功的第一幕。

在英国加入之前,连中国官员都表示,西方大国争相加入亚投行的情况实乃预料之外。或许当时对亚投行的期待更类似于金砖银行等以发展中国家为主的基建银行。

然而英国的加入犹如打响了发令枪,紧接着德法意宣布加入,然后西方G7集团,除了美国和日本都加入亚投行。至此,西方列强的加入奠定了亚投行一流水准,而国际媒体也自然而然拿世界银行、IMF、亚开行等老牌国际银行与亚投行相提并论。

英国虽然是第一个加入的西方大国,但在亚投行股东名单中,勉强排进第十大股东。如今,英国还将和其他域外国家继续竞争3个董事会席位和欧洲总部的落户。

考虑到英国勇于顶住美国盟友的巨大压力,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西方大国,其坚定态度必将得到中国的投桃报李。再加上中英密切的贸易往来,和中国在英国大笔的投资,亚投行欧洲总部落户伦敦还是有很大可能。伦敦与法兰克福的总部之战,伦敦还是有一定的赢面。

没有后悔药可吃的日本

如果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日本和亚投行的关系,那就是曾经你对我爱理不理,如今我让你高攀不起。

日本和美国是唯二没有加入亚投行的G7国家。然而日本在亚投行筹备中的存在感之强,几乎超过其他所有亚投行成员国。

如果说英国加入亚投行是一部制作精良、环环相扣的好莱坞大片,日本拒绝加入亚投行的则是一部冗长拖沓又洒满狗血的日产伦理剧。

日剧的开头是日本瞧不起亚投行,根本不屑于将亚投行和亚开行相提并论。不久,当英国和欧洲各国加入亚投行时,日本开始坐不住了,但还是坚持向美国效忠,愿意与美国一起与亚投行为敌。

然而好戏不长,美国开始松口表示,欢迎中国成立亚投行,以后或许有一天会加入。这种表面的客套让日本政客和媒体一起猛烈抨击安倍政府:拒绝加入亚投行是一个重大的错误。

日本剧情错综复杂还在于有着数不清的配角和反派。除了安倍政府外,有狗仔队附身的日本媒体,有对安倍政府不满的在野政客,有对日本政府有巨大影响的美国官员,以及对日美均不满的他国政客。

欧洲老大德国甚至也不远千里来刷了日本亚投行副本。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年3月出访日本时,曾与安倍政府聊到亚投行。据内部人士透露,默克尔在4月上旬再次与安倍打电话,督促日本加入亚投行。当然最后两方的会谈不欢而散。

日本媒体披露出,曾经中国愿给予日本亚投行的二把手的位置,奈何当时日本坚定的与美国站在一起,断然拒绝中国伸出的橄榄枝。当时中方通过非常规渠道暗示日方:日本如果决定以创始国成员加入亚投行,可以获得一系列优惠待遇。

这些优待包括在亚投行管理层给予日方一个最高级别的副总裁位置,以及一个专门给日本的独立董事席位。

金立群认为这些优待已经足够吸引日本加入亚投行,然而,结果证明他错了。

消息一出,引起轩然大波。日本一些政客表示后悔,并指责做出错误决定的安倍政府。后来日本慢慢松了口风,也含糊表示未来某一天或许会加入亚投行,只是不是现在。

笔者曾经采访过安倍政府的顾问,当问到日本是否会加入亚投行,他的回答为:我们还需要再等等,再看看,目前不会加入。

或许正是日本政坛的这种犹豫不确定的态度,让日本先优柔寡断,过后又后悔没抓住良机,最终与亚投行失之交臂。

不论是阴谋还是阳谋,只是因为世界看好亚投行,才会处心积虑在亚投行中争取最大的权利。有了各成员国的积极参与,相信亚投行未来会成为又一个IMF、又一个世界银行,聚合世界大国的力量,帮助中国、其他成员国、和全世界实现经济腾飞。(凤凰财经易典)

汽车托运需要预约吗

郑州轿车托运到北京每天发车

拉萨到贵阳轿车托运几天到

成都到上海托运轿车多少钱

郑州私家车托运到南京怎么收费

天津轿车托运列表

成都到厦门私家车托运费用

乌鲁木齐轿车托运列表

杭州轿车托运列表

南京汽车运输怎么收费

沈阳私家车托运到重庆怎么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