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轮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凸轮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王家国TO不是中国股市的救市良策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2:58 阅读: 来源:凸轮分割器厂家

王家国:T+O不是中国股市的救市良策

作者:王家国法学博士知名财经评论人  编者按:经过20多年的发展,我国资本市场正在迎来蜕变,市场参与各方均需解放思想。历史告诉我们,下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理性。股民需要理性思考,资本市场的发展更需要理性的建议。华泰证券独家支持,某财经网站联手证券时报发起“拿什么拯救你,中国股市!”大讨论,邀请专家、券商基金人士为中国股市的前途出谋划策,也欢迎广大网友积极参与,建言献策!  从今年“两会”期间,有委员提出恢复中国股市的T+0制度以来,人们关于这项交易制度的关注与讨论越来越多,同样,在本次“振兴股市” 大讨论中自然也出现许多类似的呼声。人们简单地认为,以此可以抑制市场的投机并强调中国市场恢复此交易制度的“时机已经成熟”。甚至有些同志认为,恢复此项制度是“猛药”、“最有效办法”云云。而我们认为,这些都是一些歪点子,是一种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在向外找借口和理由罢了,事实上,T+0并不是中国股市的救市良策,甚至可以严肃地讲,它不但救不了中国股市,而且更不可能从“根子”上实现治市目的,因为一个简单的事实不可争辩,即在投资中造成股民损失的,不是因为没机会卖出股票,而是因为天天持有它甚至天天满仓,直到亏得绝望时才卖掉。归根结蒂一句话,是没有理性的分析能力而只凭一身赌气进入投资领域、参与交易,才造成了屡屡被套与亏损的局面。  T+0制度,充其量只是一个改变交易间隔时长的问题,亦即交易频率问题,它其实是一个“工具性的次要问题”,而非根源性问题,故不足以救市或治市。而中国股市中实质性的主要问题是“源头上不干净”和“制度上不健全”。什么意思呢?具体说来,这上“源头”,大体可以理解为三个方面:一是权力部门,即IPO环节出了问题,部分权力寻租现象导致部分劣质企业上市,同时,为“企业输血”的功能定位注定了股市主体间的不平等与交易行为的恶性投机;二是参与发行的既得利益机构,他们利用职权之便与公司合谋,在定价机制与公司包装上做手脚来坑害散民;三就是公司本身过度包装与没有社会责任,只图圈钱不思回报。许多公司,在IPO前打扮得像仙女一样,什么“亚洲最赚钱公司”了,又什么“美国FDA认证”了,又什么“高铁安全监控系统产品龙头”了,又什么“乙肝疫苗龙头”了,如此等待不一而足,但结果呢?中石油套了全中国,海普瑞成中石油第二,瑞尔则因世界著名温州动车惨案而跌去七八成,重庆啤酒更甭提了。最要命的是,这种做法不是个别现象,它在中国A股几乎是“常态”,上述几个只是极端了点儿。其实,随便打开一个从2011年以来上市的股票,你看哪个股票是上市以后被二级市场普遍看好而一路上涨的呢?几乎凤毛麟角!这是为什么?追问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那才是中国股市的真正深层次问题所在。如果中国A股全都是微软、可口可乐,你再看看股民们还是否在乎你是T+0还是T+100了,如果是微软,你让股民T+3000他们也愿意。所以说,这些“源头性”问题或深层次问题不解决,做那些次要努力或末端工作是无意义的,就像老鹰与小鸡的关系一样,不要以为问题出在小鸡跑路的姿势(交易方式)上,而是出在老鹰那里,鹰不死则鸡无宁日。  这种“源头”上的不干净,其实质是一个权力与法治之间的关系问题,说到底是一个制度的设计与实现问题,是个制度层面的问题。权力的不透明运行,带来很多的负面效应,最重要的有两个,即搅浑水源与破坏法治。“搅浑水源”是指由于权力的不合法使用,造成上市公司的品质整体下降,圈钱之风盛行而不思回馈社会,融资功能实现而回馈社会的功能缺失。这些现象,进一步造成了中国股市缺少“投资价值”,人们愤而转向投机,由此造成更多的投资乱象。“破坏法治”是指以权代法,以政策压法,破坏法律的权威性与行政过程中的腐败。正如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所讲,“没有限制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所以权力滋生腐败是正常现象,问题在于如何限制与监督它。这就又回到制度设计与实现问题上了。人们在这个问题上,时常有一个错误地想法,即让权力永远不腐败。其实,这是人类永远做不到的理想,是人性使然。人类依照理性可以做得到的,是如何限制、监督权力并对通过制度来惩罚权力的不合法使用。我国目前对限制、监督权力的制度设计已经相对完备,比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反贪反腐司法机构体系、党内与社会监督等,但制度虽在,又如何达到“法律的实现”同样是要重点研究的。  除了官方的权力约束之外,更重要的一块是要对上市公司的“权力”(power)进行约束。如果上市公司整体质量高、社会责任感强、投资回馈功能强大,则出现一点官权腐败也不会太影响一个证券市场的整体交易质量。但现在的A股核心问题在于,上市公司的权力过大,且目前的《证券法》对此基本没有约束或有约束也图谋太弱,基本无法实现。上市公司的权力,基本表现在上市环节、公司运营与信披环节、向投资者回报环节上。整体说来这就是个“卖方市场”,上市公司以绝对优势地位把公司的股票卖给投资者,可以肆意地包装、多次的隐匿重大信息或故意多次修改所披露信息、公布虚假信息甚至与庄共谋、铁公鸡公司只圈钱不回报,偶尔有回报也是每10股送2毛钱还含税。这种问题,新一届管理层已经着手改革,但仅限于“倡导”或鼓励是不够的,因为资本的本性就是逐利而不是社会福利事业。唯一正确有效的办法就是制度建设,改变目前《证券法》的重资本发展、轻社会民生的资本主义色彩,强化资本的社会造福与回馈功能,通过制度变革来实现公平公正。比如,目前对于包装上市的公司或虚假信息、财务造假等的处理办法是罚款甚至谴责,这种处罚力度或制度结构是远远不够的。要对严重包装、造假或恶意信披行为作“死刑”式处理,比如对于包装上市的公司在上市后的任何时候一旦事发、被发现,则以证券欺诈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宣布公司倒闭且上市行为不成立,从而可以追究公司发起人的无限责任,恢复投资者财产原状即对所有投资者作原价赔偿和利息补偿。再比如,对于常年不分红或分红极低的公司给予警告,连续三次警告后给予ST并遵照现行ST制度执行后事退市制度。如此立法,则不达标企业就不敢轻易谋求上市,更不敢包装上市,上市后也不会对投资者不思回报,这样也就恢复了股市的“投资功能”,同时也培育了“回馈功能”,在上述两大功能辅助下,实现资本市场的良性“融资功能”。若果真如此制度化,则IPO自然可以不要审核,证监会回归到监管的职责上来,郭主席的那个“不审行不行”的命题就可以得到肯定性答案。  其实,T+1制度的面世,想来也有大大十几个年头了。当年,中国刚开设这个股票交易市场时,本来确实没有T+1交易制度限制,但恰恰就是N年的某一天,管理层鉴于股市波动幅度太大给股民造成伤害太大的实际情况,才推出了T+1交易制度改革,并且我们不要忘记,当时还附加另一项改革,即增加了涨跌幅度的限制(普通股票每天涨跌幅不超过10%)。所以,为什么当时中国会推出T+1交易制度与幅度限制制度?那还不是因为这个赌场在刚开设的几年,因为炒作投机成风导致股民亏损惨重,家破人亡、跳楼自杀的大有人在,如此才引起管理层重视并进行改革的吗?!回顾往昔不难发现,其实这项改革当初的初衷恰恰是为了抑制投机,而如今我们却再度要求恢复它,请问该提议的用意又何在?在这个不成熟的“政策市”与“投机市”里,在这个满地找不到一个公司值得“投资”的市场里,还是少想那些馊主意让股民们增大投机心理了吧。  坦率地讲,恢复T+0就会进一步增强股民的投机心理与机会,就会带来更大的伤害,这种后果是惨烈的。其实,这种增强投机机会与氛围的制度要越少越好,毕竟绝大多数股民是“不成熟的”,或者说不理性的,在投资知识与风险防范能力上是十分欠缺的。他们只抱着个赚钱的善良愿望而来,结果发现这里根本不是随便赚钱的地方,发现股市不是福利院,而是资本弱肉强食的战场。我们甚至可以打个比方,T+0与T+1的关系,就像两个枪手在决斗,表面上比的是谁拨枪快,,但遗憾的是,你拔枪虽快但枪法很差,而对方慢一秒出枪却能百发百中、一招毙命。在漫长的对中,谁更占优势?  其实,退一步讲,T+0制度在中国资本市场中也不是没有,比如在权证、黄金交易与期货、股指期货中就有,而且天天有人在应用它。那么试问,你如此推崇T+0,总感觉T+1制度是阻碍你发财的唯一障碍,那么请问:你在权证、黄金、股指期货交易中暴赚过吗?遗憾的是,依我们此前的数据统计显示,T+0制度下的权证交易依然是绝大多数人赔钱的游戏,而且很多人赔得血本无归。所以,既然上述那么多的T+0交易项目中你也不能赚到钱,又凭什么相信自己在A股中恢复T+0后你就可以赚钱?其实,人们只要细心地去做个实地调研,就不会提出这种低级的、华而不实的问题了,但很多投资者却偏偏不爱做这种基础性的工作。据我们的调研发现,做黄金交易与股指期货的投资者,亏损面要比做股票的投资者要严重得多,而且动则就是亏损得伤筋动骨,有的甚至近亿家产在半年内灰飞烟灭,倾家荡产,最后的结局自然不必多言。而统计显示,做股票的人当中,这种极端例子即“巨亏”的情形还不多,若深套后充其量就是死守装傻,不会爆仓,等它三年两年总能涨回来的。所以,中国股市今天之所以有这么多棘手的问题,其根源并不在于交易时间制度,而在于“源头上不干净”,在于圈钱市的本性与不分红,最终在于实体制度性不平等。如果真地实行T+0后投资者就可以都挣钱的话,那么这事情就好办了,问题在于这根本不可能。  有人甚至歪曲事实地说,机构可以T+0而散户只能T+1,并以此为依据来证明交易制度存在不公。我们必须强调指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是主观臆造的,根本不符合事实。从事实上讲,证券市场中的一切A股交易主体都遵循同一个交易制度,即T+1,不存在谁的特权或T+0。不过,机构由于资金量大、分步操作等特征,使得他们确实可以在同一天内进行多次交易,但客观地讲,这不是T+0,而是“倒库操作法”。所谓倒库操作法,即今天可以买入10万股某股票,等第二天股价低于今日买进价时可以再逢低买进10万股并于当天反弹时逢高卖出10万股。这一过程,表面上看起来是在第二个交易日内实现了T+0,但其实并非如此,第二个交易日所卖出的10万股,根本不是即日新买进的那10万股,而是上一交易日所买进的、放在库存中的10万股,通俗点说就是,把仓库里的库存拿出来倒腾一下而已,故为“倒库交易法”。这种方法,任何人都可以利用,没有资金或其它方面的要求,只要交易者愿意。那么,如此平等适用的交易规则,又存在什么“不平等”呢?!  总之,各位同仁们,改革是有成本的,是要付出代价的,因此我们不能把有限的精力投放到错误的方向上,而要找到中国证券市场的根本性、源头性病根并对症下药,要找到中国投资市场的真问题,切不可围绕那些假问题,浪费时间与精力。我所说的“实事”是,做点对百姓有益的事,让百姓得到实惠的事!比如,与其提议恢复T+0,不如提议要求免除印花税、强制分红什么的,倒还来得实惠些。借用某经典小品一语,即:别整那没用的,多整点干的吧!

A level课程

ib课程培训哪家好

a-level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