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轮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凸轮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想要成功获肯定导二代比普通星二代更苦兴化

发布时间:2020-10-18 17:57:23 阅读: 来源:凸轮分割器厂家

曾国祥的父亲曾志伟、同父异母的姐姐曾宝仪为他助阵

信息时报讯 明星子女进入演艺圈发展,谓之“星二代”,类推之下,导演们的下一代又做了导演,自然称作“导二代”。要说这现象并不新鲜,最难得的是今年掀起了一股小高潮,已经上映的《七月与安生》、正式定档的《一句顶一万句》还有《28岁未成年》,曾国祥、刘雨霖、张末在内的年轻导演,都因为父辈的盛名备受关注。外人看来,名导演、名编剧的下一代“继承衣钵”是意料中事,毕竟从小耳濡目染,不对这一行产生兴趣才怪,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好几位“导二代”都说其中的努力和付出,他们最清楚。

曾志伟看儿子作品“又哭又笑”

正在上映的《七月与安生》成为中秋档期的口碑之作,年轻导演曾国祥用细腻的视角,重新改编了经典小说《七月与安生》,豆瓣逼近8分的高评价让不少内地观众第一次认识、记住这位瘦高个子,看起来文绉绉的香港导演。

但记者们都知道,他的父亲十分了得:曾志伟,影坛大哥级人物,演过无数卖座电影,导过《最佳拍档》等经典。前几天影片在北京首映,曾志伟亮相让观众齐声尖叫,曾国祥脸上全是惊讶,他告诉记者:“那天许月珍(电影监制)跟我说,有个礼物要送给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司仪突然说我们请了一个很重要的前辈来,‘曾志伟’,我就特别惊讶。因为我前一天还在问他能不能来北京,他说在横店拍戏,走不了。”

为了给儿子惊喜匆匆赶到北京的曾志伟,诙谐点评了曾国祥新作,“一开始以为是喜剧,没想到是文艺片,更没想到后面是悬疑片。本来看得很开心,觉得他拍得还挺好的,后面又被感动哭了。”他还调侃儿子这么懂女生心思,“是不是同性恋啊”。

对每一位“导二代”来说,自己作品公映时,不提起父辈名字是不可能的。已经定档的新片《28岁未成年》,是张末的导演处女作,以28岁女青年凉夏误食奇幻巧克力, “心智”重返17岁的离奇经历而展开故事。虽然定档记者会上有霍建华、倪妮、王大陆这样鼎盛的明星阵容,张末却始终引领焦点,原因很简单,她的父亲是张艺谋。

不知有意还是巧合,张艺谋的《长城》早就锁定了贺岁期,《28岁未成年》非要同档直面别人避之不及的大片,张末回应起来云淡风轻,笑说都是一家人,也做好了和父亲PK的心理准备,“我干不过他”。虽说父亲缺席,张末还是放出了她17岁时和张艺谋的合影,回忆说自己那个时候埋头读书,“天天泡图书馆背字典”。

刘震云对女儿处女作“非常满意”

对比曾志伟的捧场兴致、张艺谋的隔空声援,刘震云对女儿刘雨霖的支持是最简朴的:一路陪同。电影《一句顶一万句》近期在全国路演,从上海到南京,刘氏父女总是“秤不离砣”,毕竟两人还是电影重要的幕后人员,刘雨霖是影片导演,刘震云则是编剧。

以往总是和冯小刚合作的刘震云透露,好些位导演都表达了翻拍《一句顶一万句》的想法,都不能用理由说服他,刘雨霖最后获得授权,绝不是凭父女关系。接受记者采访时,刘雨霖强烈认同这种说法,“打动刘老师的,并不是我们这种父女情谊,他也问了我为什么想拍,要怎么拍。说实话我个人非常喜欢这部小说,读了不下十几遍,也知道电影两个小时容量不可能体现小说全貌,我当时回答想从牛爱香、牛爱国这对姐弟的经历展开,还说想拍一部看不见导演的电影”。

影片上周提前在京放映,不少人看完直说“没想到”,没想到首次执导长片的刘雨霖手法如此老到、演员挑选也是恰如其分。请教刘震云看到电影第一感受时,刘雨霖笑着说,“他套用了傅园慧的流行语——‘非常满意’”。

父辈不干预

做导演靠的是自己意愿

在外人眼里,“子承父业”顺理成章,像电影《妖猫传》近来曝光的照片里,两位帅气实习生成为热搜话题,因为19岁的陈雨昂和16岁的陈飞宇是导演陈凯歌和陈红所生的帅气儿子。网友围观的同时,不免猜测陈凯歌是有意带领儿子们走上导演这条道路。

而作为过来人,曾国祥与刘雨霖都说,从喜欢电影再到拍电影,都是自己的决定。记得专访刘震云时,他说过女儿高中时一大爱好是做饭,为此还鼓励刘雨霖看哪里的烹饪学校好,“以后开饭馆也不错”。事实上刘雨霖大学读的是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以第一名成绩入校的她那会心怀一个主持人的梦想,真正想投身电影行业,了解电影这门艺术,是她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了。

刘雨霖称,这就是父母从小对她的教育,“我的父母从小就给我特别大的自由,也不会指定我做什么。他们很明白,每个人只有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才能够做好才会真正快乐,所以每件事情都是我来告诉他们(我的)决定是什么。”

曾家同样如此。曾国祥眼里,老爸曾志伟是“很开放很开放的人”,管教方法就是“随我们自己的喜欢,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他并不是过着外人以为的从小在各种片场出入、叫着各位大明星哥哥姐姐的生活,甚至一度觉得曾志伟拍的戏“很黄很色”,内心有些抵触。真正带他进入电影世界的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曾宝仪,“要感谢我姐,在我十四五岁的时候,推荐了很多电影给我看”。

曾志伟说过,儿子运气比他好很多,几年前拍的第一部作品《恋人絮语》就进了院线,不像自己起点很低,进入电影圈第一份工是龙虎武师,担心工作不够长久的他,懵懵懂懂地转做编剧,点子受到认可后当起副导演,慢慢的成为了导演,一步步才有了今天成就。从冯小刚到张艺谋皆是如此,一个做着美术助理入了这一行,一个考上北京电影学院前还是插队的知青,他们在朝着梦想前进的过程里,还要考虑生存问题。

和父辈相比

他们更早开始系统学习

相较之下,后辈们的电影道路轻松许多,从一开始就有系统学习的机会,不像家里长辈们靠着实战在摸索里前行。冯小刚女儿冯思羽,先是在北京电影学院制片管理系学习,而后进入纽约大学深造学习电影制作。她的师姐包括了刘震云女儿刘雨霖、张艺谋女儿张末,有趣的是几人拿的都是“师兄”李安的推荐信去上学。

作为世界公认的最好电影学府之一,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出过众多知名校友,除了李安还有奥利弗·斯通、马丁·斯科塞斯、伍迪·艾伦、科恩兄弟、斯派克·李等。

回望当年去纽约读书的决定,刘雨霖觉得受益匪浅,“毕竟我从小接受的是中国教育,一直生活在北京,还老回河南(老家)。选择去美国,就是想学另外一种世界观和方法论,然后和东方的观念融合,像是第三只眼睛来看待创作。”

刘雨霖说,父亲刘震云教给她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从另一个角度学习、观察世界。在海外生活的经历,就让她了解到西方人对家庭对爱的观点是怎样的,而这种个体的悲欢离合其实是共通的,打动人心的情感是全世界共通的,“我创作电影的时候,希望创作出让全世界的人都能感受到的感情,我想拍全世界都能看懂的电影,并不是只拍中国人感兴趣的故事”。她总是举例,在纽约时不仅校园里学到东西,第五大道卖热狗的土耳其大叔,或是中央公园遛狗的英国老太太,都是她很好的学习对象。

曾国祥16岁时下决心要拍电影,大学专业却是多伦多大学社会学系,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读导演系不是更正确的选择吗?他告诉记者,当年其实是被导演系和社会学系同时录取,妈妈一番话让他改了主意,“她说因为我爸的关系,可能第一步很容易进电影圈,但是发展不好的话,后面(的生活)就没有保证,还不如读社会学系,拍不成电影还能做别的。”几年学习下来,他觉得好处很明显,起码对事物的看法变得更宽一些。

离开父母独自生活在国外,对这些“导二代”来说,也是磨炼能力的好机会,毕竟等到自己当导演,小则几十人,大至上百人的剧组问题等他们解决。长相柔弱的刘雨霖说自己从来不打电话向父母诉苦,“纽约房租很贵,我也跟人合租,搬家全靠自己。生病了也是自己坐公车去医院,我觉得一个人把自己照料好了是最基本,没有什么诉苦的欲望。”

入行更容易,但一样得从小处“磨起”

顶着父辈光环进入电影圈,外人看见的都是好处与便利。《七月与安生》监制陈可辛就说过,拍这部戏之前的几年,曾国祥曾在他的公司打工,杂七杂八的什么都做过。曾国祥回忆,读完大学回来,他再次跟老爸表达“做电影”的想法,“我爸当时不说话,考虑了一下后说,‘陈可辛要开一个新的电影公司,你去那里吧。’”

电影界大佬的儿子直接“空降”进公司,并不像外界以为的进去翘着二郎腿享福,“刚开始进公司我什么都还要做,场记、买咖啡、点外卖、送拷贝,很多繁琐的事情。印象最深还是送片,要给每个影院送,当时都是很重的拷贝。”

曾国祥感叹说,“曾志伟儿子”五个字带来的好处是,“前辈们因此会少骂我几句,我也比别人更容易踏出这一步,但后面真的比别人还要困难,‘肯定是他爸推荐给导演的’、‘家里有关系’这样的声音出现,所以你要用更多的努力去证明自己是可以”。

在《28岁未成年》的首次记者会上,女主角倪妮和导演张末的亲密是其他主创所没有的,毕竟两人识于微时,《金陵十三钗》拍摄时,倪妮是第一次拍电影的女演员,张末则是副导演、现场剪辑外加演员助理。倪妮当时观察到的是,张末的努力、拼命不输她的名导父亲,“总是没日没夜地泡在剪辑房里”。

说起来,张艺谋很早就表达过希望张末“女承父业”,2008年奥运过后,学成归来的张末低调成为父亲的助手,2009年,张艺谋拍摄《三枪拍案惊奇》,她也首次担任影片剪辑工作,同时把关该片的英文翻译。随后在《山楂树之恋》开拍时,张末已升级为影片副导演,同时继续为张艺谋影片冲击海外坐镇把关翻译工作。

到了《金陵十三钗》片尾主创名单中,张艺谋女儿张末出现了不下四次。跟在父亲身边这几年,见识的全是世界顶级制作水准,张末对电影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也为她首次执导长片打下坚实基础。

在拍摄《一句顶一万句》之前,刘雨霖也有过近距离接触大制作的机会。在父亲推荐下,她以场记身份进入了《一九四二》剧组观摩学习。在她眼里,冯小刚就是电影界另一位导师,“我在纽约大学学习时,一台35毫米胶片摄影机能使我们所有学生很紧张,剧组最多也就四十人。而到了《一九四二》剧组,最多时十多台胶片摄影机同时开机,剧组人数多达上千人。见识过如此场面,我再回到纽约大学时,心中沉稳自信许多,就可以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了。”

刘雨霖在《一九四二》片场,看到了业内最精良的团队,“我看到了在冯导演的领导下,团队合作是怎么运作的,包括他怎么跟各个部门之间沟通的,又如何站在一个综合的角度、用长远的眼光去处理每一个拍摄日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这都是在书本上学不到的。”

和父亲们合作?先得跨过心里那道坎

前段时间,《我不是潘金莲》在多伦多电影节亮相,红毯上冯小刚搂着的不是女主角范冰冰,而是女儿冯思羽。这次机会也让外界得知,被“小钢炮”藏了那么多年的漂亮女儿,竟然成长为《我不是潘金莲》的剪辑师,首次公开亮相的冯思羽敢言的态度倒是和父亲很像,采访时说以后可能会做导演,但不会像张末那样跟着爸爸后面。

对“导二代”来说,与父亲的合作总是被提起。曾国祥就经历了一个从抗拒到接受的过程。“以前我会介意别人说,你一定是靠曾志伟。但后来就想开了,我改变不了那些偏见。而且我都做了这么久,如果某些人还是觉得我能这样是因为我父亲的话,那我只能说他们确实是不喜欢我。”

上一次陪同儿子宣传《恋人絮语》时,曾志伟爆料说,儿子很抗拒在他监制的电影里做演员,就算特别喜欢那个故事,也没法接受两父子出现一部戏里。六年过去了,曾国祥想法改变了吗?他回答说:“我一直期待两父子一起演戏啊,他演男一,我演男二,再加上我姐(指曾宝仪)。”

前面还在吐槽曾志伟以前演戏“很黄很色”的曾国祥说,现在能够理解老爸了,“有些喜剧电影是需要他用这样夸张的演技去演绎,何况能不能接到一个好剧本也要看运气。可能因为他是我爸,我会严厉一点,有时候会跟他说‘还是认真点演吧’,因为我知道他认真演戏挺好看的。”

自从得知刘雨霖首部长片选择的是父亲作品改编,外界不免议论她“背靠大树好乘凉”、“近水楼台先得月”,采访中她如此回应,“我从来不觉得身为刘老师的女儿,是一种压力或者说是枷锁,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刘雨霖说从来没有强迫大家回避“刘震云女儿”这件事,自己比别人多了一些便利,无非是“和刘老师相处机会多一点,打电话给他,他接的可能性更大。讨论剧本也比较方便,吃饭的时候还有坐车的时候,能插空和他讨论几句。”

她觉得进入剧组创作时,刘雨霖和刘震云是合作者而不是父女。虽然调侃过父亲看似温和,发起脾气很可怕,刘雨霖觉得讨论剧本的时候,刘震云是很讲道理的创作者,“如果一件事情有能力做好却没有认真完成,他会生气,但不是那种发怒。只是他用极其认真的态度来要求自己和感染别人。”

她举例说,《一句顶一万句》剧本讨论期间,除了她,任何主创有好的想法都鼓励拿出来讨论,但是原著提供了丰厚土壤,从刘雨霖到主演们都不会轻易改动刘震云剧本,“真的是没有一句废话一个废字”。

对刘雨霖而言,与父亲刘震云的合作并不会止步于《一句顶一万句》,她说自己非常喜欢原著小说,可惜一部电影没法展现全貌。但下一次再拍电影,她打算先放下这部作品,去拍刘震云没发表的作品。“也得看刘老师同意不同意,我还得再给他打一个电话。”刘雨霖笑着说道。

邯郸发电机出租

丽水自动洗车设备

铝箔纸盒纸箱

恐龙蛋李子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