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轮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凸轮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唐山企业告百度北京开庭双方网络专家当庭PK

发布时间:2021-01-20 08:22:00 阅读: 来源:凸轮分割器厂家

备受关注的中国“网络反垄断第一案”4月22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告唐山全民医药网状告百度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对其进行封杀,请求判决被告赔偿人民币110.6万元,解除对于全民医药网站的屏蔽,彻底全面恢复收录,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庭审结束前,法庭征询双方是否同意调解,百度拒绝,法院将择日宣判。

开庭当日,北京电视台、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京华时报、法制日报、中国新闻网等全国近20家媒体记者到庭旁听了案件审理。

■开庭

庭审8小时,中间仅休息40分钟

本案“原告”代理,打开百度“竞价门”的青年律师———北京市邦道律师事务所李长青律师告诉记者,法院对本案审理予以高度重视。“开庭审理前的4月21日晚上8点,我还接到书记员穆颖的电话,就我们出庭的程序和开庭的相关事项,再一次做了强调说明,其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据李长青律师介绍说,“原告”———全民医药网法人王冠珏,是在21日从唐山赶到北京的。“21日,我们整整一天都在研究要提交的证据,推理论证一直到22日凌晨一点钟才睡。”

上午9时,法院开庭。审理从9时一直持续到下午5时许结束,期间仅休息了40分钟。

■现场

阶段数据VS长期数据 百度称“我不是老大!”

“百度的封杀是基于其获得的市场支配地位。”原告王冠珏首先向法庭陈述,他举证说全民医药网自去年7月10日起访问量骤减,从7月9日的2961IP骤减为701IP,被百度收录的情况仅有4页,很明显我们遭受对方屏蔽和恶意封杀。

王冠珏提出,他们之所以遭受百度“当头一棒”,是因为降低了百度“竞价排名”投入而导致的。他拿出证据主张,“去年3月,我们与百度签署了竞价排名合同,一次性支付了7万元,运行一段时间后,原告方降低了在百度的竞价排名价格,但很快就招致了百度的如上处罚。”

为了证明百度在市场上“生杀予夺”的支配地位,原告王冠珏向法庭提交了一系列证据:“百度公司在去年10月发布的新闻中称其市场份额已达到70%以上。而按照反垄断法的规定,单个企业在相关市场的份额达到50%,就具有了支配地位。”“根据易观国际网站的报道,百度在去年第二季度占据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份额的64.4%;来自《中国证券报》的报道数据,百度占65.8%的市场份额;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今年最新发布的报告,百度的市场份额为76.8%,是毫无疑问的搜索引擎‘老大’”。

对原告的陈词,被告方百度同样针锋相对,坚决否认自身在搜索引擎市场的“老大”位置。对于70%的市场份额,百度公司的代理人当庭提出了质疑,认为上述的市场调查都是针对某一时间段展开的,百度认为原告提供的数据只是一个阶段的数据,而垄断地位的认定应该是一个持续的长期的数据支持,他们对原告的说法不予认可,自始至终坚持自身立场。

百度代理人还认为,除了竞价排名之外,搜索网站、网民和被搜索网站之间不存在交易行为,搜索引擎是为网民提供的免费服务,并不因此获利,因此,免费搜索不构成反垄断法上的“相关市场”,也就谈不上市场垄断。

“垃圾链接”VS“作弊”行为 双方称“都是你的错!”

在法庭上,原告和被告双方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并分别由双方的技术辅助人员进行了说明,特别是百度方,阐释用去两小时的时间。

被告百度认为,“过错”完全应归咎于全民医药网,提出“作弊”之说,认为“全民医药网在特定时间受到搜索结果限制,是因为该网站存在大量垃圾链接,百度并未恶意封杀,而是采取相应手段排斥作弊行为。”百度减少对全民医药网的收录,与该网站减少竞价排名价格之间,并没有任何关系,百度只会屏蔽垃圾网站,而不会惩罚免费客户。

王冠珏当庭表示,“不要混淆是非。我们没有发过垃圾链接,我们愿意接受任何方面的调查。”“百度说我们4月份作弊,可是到7月份才封杀我们。我想说的是,在全民医药网降低竞价排名投入后,才遭到封杀,这足以说明其封杀的真正动机是出于商业利益的驱动。谁是谁非,不辩自明!”

■幕后

原告提交15份证据 反垄断第一案法院重视

据全民医药网代理人李长青律师介绍,法庭给了原被告双方充足的举证期限,2009年2月28日举证期限届满。举证期限之内,原告提交了15份证据,被告提交了4份证据,之后双方又分别提交了书面的质证意见。

另据李长青律师介绍,由于该案件是国内第一例真正进入审判程序的反垄断案件,法院非常重视。2009年4月16日,法院组织了预备庭,由主办法官佟姝主持,穆颖担任书记员。双方就对方的证据发表了质证意见,特别是对于未经公证的证据的真实性,双方分歧较大。

据李长青介绍,经过预备庭,百度对于全民医药网实施屏蔽处罚的事实被固定下来,至于屏蔽的原因仍是各执一词。

由于被告对于原告提交的4份未经公证的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李长青律师于2009年4月17日代理原告向法庭提交了《勘验申请书》。法庭于4月20日给予批准,并于4月21日组织原被告双方到场实施了勘验。

这些程序上的充分准备,为庭审的顺利进行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特批双方出工程师辅助 法庭未当日宣判

王冠珏称,他们斥资100万元人民币注册、开办了网站,这之后公司又再次借入40万元用于网站的维护和运营。现在因为百度的屏蔽遭受了巨大损失,百度的持续屏蔽已经使公司在互联网市场举步维艰、濒临破产,公司35名员工面临下岗失业的危险境地。

他主张,“公司已实际损失140万元人民币,百度的屏蔽使网站的流量损失了79%,以此标准计算,请求贵院依法判决被告赔偿我公司人民币110.6万元,并判决被告解除对解除对全民医药网的屏蔽并彻底全面恢复收录。”

由于此案中涉及了大量技术问题,当庭法官同意了原被告双方申请,由合议庭特批了原被告方各出一位工程师作为专家辅助人,亲临庭审现场就案情涉及的技术问题接受法庭询问,向法庭作出说明。当庭,两位网络方面的技术人员作为辅助专家出庭,代表各方当事人阐述技术方面的意见,就一些证据的取得过程及相关证据的质证发表意见。

北京市一中院没有当庭做出宣判。据悉,27日前后,原被告双方将提交代理词,等待法庭宣判。(燕赵都市报张剑英)

挂机吧三国手游

天之命安卓版

梦幻传奇:沙城争霸